「转配股」创办特区:为改革“杀出一条血路”

1984年1月26日,邓小平在深圳蛇口“海上世界”旅游中心眺望蛇口工业区。图/新华创办特区:为改革“杀出一条血路”《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发于2019.8.5总第910期《中国新闻周刊》1984年

「转配股」创办特区:为改革“杀出一条血路”

1984年1月26日,邓小平在深圳蛇口“海洋世界”旅游中心看蛇口工业区。图/新华

建立特区:为改革“杀一条血路”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怡

2019年8月5日发布,编号:910,《中国新闻周刊》

1984年1月24日至26日,邓小平在深圳期间,没有发表讲话,也没有题词。

几天后,1984年2月1日上午,邓小平散步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桌上放着一张纸。这时,邓小平的南巡已经到了广州的第三站。

之前在珠海,写过《珠海经济特区好》。深圳市委听了之后非常着急。“珠海好,深圳呢?”

跟随前国务院副总理顾牧全程参与经济特区建设的前国务院经济特区办公室副主任赵云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深圳是经济特区最有成果的地方,但邓小平并没有表达他在深圳的立场,只说他会回京谈,因为当时他在中央,对经济特区建设有分歧。

根据《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的分析,一直坚定建设特区的邓小平,从1982年开始就处于守势。

然而,与大家的预期相反,邓小平在广州珠岛大酒店一口气写道:“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签名是1984年1月26日,这是他在深圳的最后一天。

前广东省委书记、深圳市委第一书记吴南生对一个细节印象深刻。邓小平题字的内容是他起草的。起初他写道:“实践证明,中央政府关于办特区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读完后,邓小平想了想,把“中心”一词划掉,改成了“我们”。

吴南生后来总结特区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贡献,说特区最大的贡献是突破和引入市场经济。应该说,中国的市场经济是从特区开始的。

1984年1月28日,邓小平视察深圳后,爬上了中山市的罗三妹山。下山时,道路崎岖不平,工作人员建议以同样的方式返回。邓小平说:“不要回去。”

  先手

1978年,国家首次开放。

在毗邻香港的广东省宝安县,日益严重的逃港趋势令中央政府头疼。

1978年1月至11月,仅宝安县就有13800人逃离,7037人逃离。一些基层干部甚至率先出逃。1979年,情况更糟。逃离香港的浪潮蔓延至整个广东,仅宝安就拦截收容了4.6万余名逃离者。由于大量人口外流,宝安县失去了20多万亩荒地。

外逃的动力来自内地和香港巨大的经济差距。只有一条河之遥,1978年宝安县农民人均年收入只有134元,而对岸香港农民的收入是1.3万港币。

在宝安,两种社会制度和两种经济制度以最直接的方式碰撞和对抗。

邓小平在1977年11月访问广东时指出了问题的实质:“最大的问题是政策问题。”

粉碎“四人帮”后,人们的思想得到了改革和开放。在中央层面,这早已是共识。问题是如何在不失控的情况下开始。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

1979年1月,宝安退出县城建城,改名深圳。

一个月后,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吴南生连夜给中讯和杨发了一封1300字的电报。吴南生在电报中提出在广东划出一块地方,用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引进先进的东西。他说象棋有“第一手”,就是领先一步,掌握主动。“现在我们必须执行三中全会的决定。我主张

原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主任任在《大试验:中国经济特区创办始末》中指出,中央政府首先选择在广东省和福建省设立经济特区,主要是因为这两个省有扩大对外贸易、加快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

两省毗邻港澳台,地理位置优越。港澳居民中,以广东、福建籍居多。两省与港澳的经贸关系一向与山东海化股票,相近,有利于利用港澳台的市场、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此外,广东和福建的华侨也很多。当时广东华侨800多万,福建华侨500多万,占全国华侨总数的65%,有利于华侨资本的利用。

很少提到设立经济特区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中国解决香港、澳门、台湾省等历史问题做准备。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teup.net的知识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eup.net/0924/28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