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配资」发现3岁孩子非亲生 “父亲”追讨抚养费获支持

  有一种惊喜,叫做“喜当爹”,有一种惊吓,叫做“孩子是女友的,但爹不是我!”几年的情爱与时光,终究是错付了!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期间付出的金钱和心血能否要回呢?广州市白云区法院3日通过一宗案例给出了

「南昌配资」发现3岁孩子非亲生 “父亲”追讨抚养费获支持

有一种惊喜叫“做爸爸开心”,有一种惊吓叫“孩子是女朋友,爸爸不是我!”几年的爱情和时间,终究是错误的付出!如果你不是自己的孩子,你的钱和努力能拿回来吗?广州白云区法院3日通过一个案例给出了答案。

案情回放

陈某和玲玲(化名)原本是恋人。在同居期间,玲玲怀孕并于2015年5月生下私生子陈骁。玲玲出院一个月后,以申请出生证明为由,独自离开,失去了联系。陈骁由陈某和她的家人抚养长大。

2018年6月11日,由于需要提供非婚生子女的亲子鉴定报告,陈某和陈骁进行了亲子鉴定,鉴定意见为“排除陈某为陈骁的生父”,即没有血缘关系。侯玲玲于2019年11月10日把陈骁带回来抚养。

陈某认为她把所有积蓄都花在抚养陈骁上了,但陈骁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而玲玲作为她的生母,有抚养的法律义务,应该返还她的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鉴定费等。并赔偿她的精神损失,于是她起诉白云区法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父母有抚养教育子女的义务。非婚生子女享有与非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父亲或者母亲应当承担子女的生活和教育费用,直至其能够独立生活。

白云区法院裁定,玲玲应向陈某返还54个月的抚养费64800元、医疗费11363元和亲子鉴定费3000元。

法官释法

法院指出,抚养孩子是父母的法定义务,陈某不是陈骁的亲生父亲,所以他没有抚养他的法定义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误以为陈骁是自己的儿子,把他养大,导致他现有财产减少,利益受损。玲玲作为陈骁的生母,应该承担抚养的义务。由于陈某以前的抚养行为,玲玲免于支付她应得的抚养费用,这可以被视为她的财产的负增加,玲玲从中受益。陈某的财产损失与玲玲的盈利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陈某有权主张不当得利,并有权就抚养玲玲所发生的费用向玲玲主张不当得利返还。因此,陈某主张它得到法律的支持。由于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在同居期间,双方不享有配偶权,仅具有道德忠诚的义务而非法律忠诚,故法院不支持陈某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teup.net的知识

原创文章,作者:核电股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eup.net/0843/23503.html